注册忘记密码
查看: 26485|回复: 0

[娱乐体育] “杨贵妃”张榕容因为“哭得丑” 天天对镜子哭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举人

Rank: 2Rank: 2

积分
659
发表于 2017-12-28 14:5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《妖猫传》

新京报12月27日报道 采访张榕容,是在电影《妖猫传》的发布会结束后。虽然被安排了密集的采访通告,但面对记者的提问,她始终保持着兴奋的状态,时而还会发出爽朗的笑声,让人想起她在《摆渡人》中饰演的毛毛,“演戏之外的我就像这个样子,简单,不用思考太多。演戏的时候会更加细腻、严肃一点。”

童星出道的张榕容,在她25岁那年,就已经获得过三次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。因为并非科班出身,她对于角色的演绎少了些技巧,更多的是对于角色本身的体悟。为了演好电影《阳阳》中的运动员,她提前一个多月进行跑步训练,尽可能看起来像一个田径女生;拍《逆光飞翔》前,她提前两年锻炼身体,做拉筋训练,就是为了能塑造好片中跳舞的女孩;这次出演《妖猫传》,她翻阅了各种史书,学琵琶,试图在大银幕上呈现出杨贵妃的神韵……她就像她的师兄张震一样,每拍一部电影就要解锁一项技能。

1童星

10岁那年与刘德华合演MV

张榕容是中法混血儿。这样的身份,对童年时期的她来说就像把“双刃剑”:“与众不同”的面容让她觉得自己像个“异类”,而另一方面,精致的五官则为她吸引来了不少导演和广告商。

张榕容

10岁那年,张榕容在街上被导演发现,拍了第一支广告,“我在里面演一个对世界特别不屑的少女,眼神很叛逆。”也正是因为这支广告,她获得了出演刘德华《如果看到她请告诉我》MV的机会。“‘刘德华’这三个字是我出生没多久就听到的名字,我一直很喜欢他。”20年过去了,张榕容的脑海里还萦绕着当年与刘德华合作时的画面:“他躺在我的腿上,在旁边吹口琴;我们在树林里跑来跑去,他的耳朵还让蜜蜂给叮了。”

不过,早年的广告拍摄经历,对张榕容来说更多的是好玩,“当然还可以赚学费。”对于以后是否当演员,那时的她并没有想那么远。

2 高中

曾被人说“拍戏的都没有脑”

高中三年级时,张榕容推掉了所有工作,专心准备高考。“我是一个没办法临时抱佛脚的人。多给我一点时间,我可以做得更好。”她说,自己没有办法接受分数在平均值以下,如果班上有50个人,她不奢望自己能排进前五名,但至少要在第十到二十之间。

因为高中之前一直都在断断续续地接拍广告、去剧组串戏,一些诸如“拍戏的都没有脑袋”的风言风语也会传到她的耳朵里,“你越说我没脑袋,我越是要往前靠,就是不想输给自己,给人家落下话柄。”

最终,高考时,张榕容的成绩在当地排名前20%,考入了影视专业很有名的世新大学。时至今日,她说,有时候做梦还会梦到和上学相关的情景,比如没有交作业毕不了业,快要高考了书还没念完等等。

虽然之前拍了很多广告,也演过一些影视作品,但张榕容在报考大学时并没有选择表演专业,而是进入了广电系,打算毕业后从事幕后工作。“我喜欢表演,但表演很多时候是靠缘分。所以那时候想还是干幕后吧,至少我可以很接近我想要做的事情,那也是种幸运。”

3 演员

先试五年,干不好就转行

在临近大学毕业的前一年,张榕容开始重新思考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。她给自己定了个五年期限,“先干五年演员试试,不行再转行,到时候也才26岁,还算年轻。”于是,她走上了表演这条路。在之后的五年时间里,她先后凭借电影《渺渺》《阳阳》《逆光飞翔》三次提名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。

2006年的《一年之初》是第一部让张榕容在表演上开窍的电影。片中有一场戏,张榕容饰演的小惠看到柯佳嬿饰演的蝴蝶即将惨死在饭店里,她和柯佳嬿当时并不是很熟,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酝酿情绪,就抱着她很紧张地去医院,忽然间,眼泪哗啦哗啦地就喷出来了,“那一刻好像有些东西被一下子打开了。”之后,在拍摄《渺渺》时,张榕容就在不断地训练自己“把这个东西打开”。平时一个人在家没事,她会给自己设计很多情境去演,“不是真的演出来,只是在心里面去走那个情绪。”

拍《摆渡人》时,张榕容也有一场哭戏,拍完后经纪人走过来对她说:“张榕容,你刚才哭得很丑哎,请练习一下怎样哭得好看一点嘛。”之后每天收工,张榕容回家就对着镜子练习,设想一个情绪,让自己看着镜子眼泪就可以掉下来。

张涵予的迷妹

翻看张榕容的微博,你会发现里面有很多与张涵予有关的内容。张榕容说,她有轻微的“大叔控”,第一次认识张涵予是因为2007年的电影《集结号》。“他给我的感觉就是‘一直在撞击摄影机,特别有劲儿’。”

在2008年的金马奖上,她有幸见到了偶像,当时张涵予凭借《集结号》拿到了最佳男主角奖,张榕容则因《渺渺》入围了最佳女主角奖。然而,当张涵予过来打招呼时,她却“怂”了,“我这个人很傲娇,越是在喜欢的人面前,越是装作若无其事。然而,一转身,就会后悔,刚才为什么没有多说几句话。”

4 杨贵妃

我是血肉之躯,我可没她厉害

在还没有最终确定出演《妖猫传》中的杨贵妃之前,张榕容不但翻看了所有有关杨贵妃的正史、野史,还把南北朝、隋朝的历史书也读了一遍。为了在气质上更加接近角色,她还特意去学了琵琶,以及一些礼仪肢体动作。最终,这份认真打动了陈凯歌导演。

张榕容说,她有个工作习惯,每接到一个角色后,都要为她写一个人物小传。在拿到《妖猫传》剧本后,她把所有杨贵妃会做的事情都写了下来。有想不通的地方,就去找经纪人聊,“比如,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她还是可以那么纯净”。

在表演上,导演对张榕容的要求是“所有的戏都是收回来的,不要放出去,只允许用眼神演戏”,所以张榕容的整个表演都是极为收敛的。有两次导演喊“过”的时候,张榕容眼泪就掉下来了,“我演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就是杨玉环,特别是那场离别戏,内心其实很痛苦。导演一喊‘过’,我变成张榕容的时候就受不了了,要发泄出来,因为我不像杨贵妃那么厉害,我是个血肉之躯。杨玉环就是宝宝心里苦,可宝宝不说。”

新鲜问答

新京报:这是你第一次演古装戏,与以往拍时装片有什么不同?

张榕容:光是服装就差太多了。衣服一穿上,人就端庄了,就觉得走路不能急急躁躁,外八什么的就更不可以了。因为那个头饰特别沉,所以胸自然就含着,体态也不一样了。所有的造型、美术除了给观众带来美感之外,也让演员快速进入情绪,是蛮特别的。

新京报:整个造型做下来大概需要多长时间?

张榕容:快一个半钟头吧。穿衣服、弄头发非常麻烦,如果再拍两个月我可能就要得强直性脊椎炎了。

新京报:平时在片场没戏拍都做什么?

张榕容:睡觉。储备体力对我来说很重要,睡一睡精神状况就会好一些,我只要有时间就睡觉,而且我会利用吃饭时间来睡觉,可以睡一个钟头。

新京报:不吃饭?

张榕容:不吃,随便吃两口就好了。我不喜欢那种累累的状态,否则演戏的时候情绪会一点点跑掉,而且我在现场也不是很爱吃东西,因为吃完东西,胃胀得不舒服,会把我的情绪带跑。

新京报:你觉得现在一年的工作量大吗?

张榕容:太大了太大了。

新京报:那你理想的工作量是一年接几部戏?

张榕容:我觉得两到三部电影差不多,因为我这三年的三部电影,《摆渡人》用了差不多一年,《妖猫传》也用了半年多,我现在在拍的这个电影(《素人特工》)也要拍五个月。

所以我最希望的是(一部作品)可以两个月拍完,然后一年拍个两部或三部这样子,就很快乐。


本文来源:新京报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发表回复

快捷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手机访问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